甜酒型思维。

子鼬❤

【反转双子】与自己讨人厌的弟弟陷入爱河的十个步骤

双子都是刺客设定

给柚子的贺文......啊没错我已经是一只废梨了从周末拖到现在,要是能够喜欢就好了!

 @努力产粮的柚子 

------------------------------------------------------------------------------


1.从小立下不同的志向


      Stanley坐在他最喜欢的名贵沙发上,用双手仔细地清点着自己靠偷盗取得的钱财。绿油油的美金被一叠一叠地摊放在书桌上。他咽了咽口水,嘿嘿地笑出了声。

      “今天捞了一笔大的。”轻声呢喃着,他小心翼翼地将这些至宝堆进蛇皮袋里,然后环顾四周,将它藏入了床下地板的暗格,却在这短暂的几秒里忽略了自己身后窗台上探出的两个小脑袋。

       “You know,Dipper,我以后想要成为像Stan叔公这样的人。”

         粉妆玉琢的小女孩扯了扯她脖颈上天蓝色的围巾,用力地捅了捅身旁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男孩,语气中充满了兴奋。

          “我知道。这样就可以买最好看的裙子还有首饰。”

            被称为Dipper的男孩显然对此没有多大的兴致。他低着头,右手将一本厚重的书架在窗台上,左手的微型手电在寒夜里闪着光。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屋里的状况。

          ”Come on,my stupid bro,别总是把注意力放在无聊的书本上啦。敌人可不会给你时间查阅犯罪宝典。”Mabel Geelful不快地撇了撇嘴。她仍然没有放弃开导自己不近人情的弟弟。

      “哈,我是为什么要陪你这个烦人的小女生来看一个老头子数钱?”Dipper烦躁地摇头。他合上书,严厉地削了身侧的Mabel一眼。 

          天哪,他大概永远都不会和自己的姐姐成为一路人,Dipper Geelful如此想着。


2.在成为刺客后坚持要和对方一组


       “什么?你疯了吗?“刺客组织的大门口,Dipper Geelful忍着心中的怒意大吼道。

          他已经受够了自己姐姐总是不扔烟雾弹、不准备一个详细的计划就大摇大摆地走出去,而且花里胡哨的刺杀方法。

       ”当然没有。“Mabel一本正经地套上兜帽。她看起来心情十分愉快,”这可是上级的命令,可由不得你这小屁孩反对。“

         ”更何况,导师可是十分有义务好好调教自己的学员。“她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冲Dipper晃了晃手中更为高档的匕首。

      ”感兴趣?“

        Dipper闭上了嘴,不情不愿地与自己的姐姐坐上了同一辆马车。

        虽然一个只因为比自己早加入组织一年就嚣张跋扈的搭档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但比起这个,他更希望得到那把线条流畅刀锋锐利的新武器。

          这没人能够拒绝得了。

           默默地想着,Dipper Geelful把Mabel Geelful在心里骂了千百遍。


3.在合作后嘲讽他,狠狠地

          几乎在蓄势待发的少年想要扔出烟雾弹的一瞬间,一个娇小的身影就抢先从他身后掠出。电光火石之间Dipper甚至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温热的血液就溅到了他的脸上。

       高跟鞋踩过地板的声音清晰而稳重, Mabel舔了舔刀尖,面无表情地将一串古铜色的钥匙丢掷到自己已经呆若木鸡的伙伴手里。

       ”很遗憾,跟我一起你大概是永远没有晋升的机会了。“冷酷的声音一字一句地敲打在Dipper的心尖上。他惨白着脸,恶狠狠地将自己的袖箭丢到了地上。

      ”真了不起。“气急败坏。

       他盯着Mabel的眼睛,好像想要要把对面的人吞噬。

       ”你是有多恨我,sis。“

      ”也就是从出生开始就从骨子里。”耀眼的女王高傲地耸了耸肩。毫不在意Dipper飞速变化的脸色。她挺直了腰,好让现在怒气冲天的小兽看清楚自己胸前金光闪闪的导师标识。

       “还不够格啊,小兵。”冰冷的语气中透出一股嘲讽,她很高兴从自己弟弟的眼里看到了久违的杀意。

        “真希望以后永远不要在办公室里看到你。”

         “做你的白日梦吧小子。


4.帮助他,即便遭到嫌弃


        Mabel Geelful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夜里睡觉的时候冻傻了才会去向自己的白眼狼弟弟施出援手。现在这个不安分的小男孩已经比自己长得更高了,却仍然沉迷于刺杀技术之外的事情。以至于经常被上司责骂。

       ”Geelful先生,你很有才华。”Mabel听到上司严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他正在尽可能地开导自己麾下这位桀骜不驯的天才刺客。

      “您下一句想说什么?我应该多学学我的姐姐吗?乖巧的Geelful小姐?”

        但是Dipper紧接着的这句话却令Mabel的心猛地往下一沉。她如何不知道现在的上级的容忍程度实在有限。特别是对他们这样才华横溢的年轻人,轻轻一捏就能让他们寸步难行。

       于是冲动的棕发女孩没有抑制住内心的感情,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推门而入。

       “Dipper!”她久违地叫了一句自己弟弟的名字。

        为了能够保证最基本的生活水平,Mabel接的任务越来越多,以至于最近她见到Dipper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上一次的一起合作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

       ”什么?“男孩显得十分惊讶,包括端坐在工作椅上的西装革履的中年男性,也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我的任务需要Dipper的帮助。”她努力不去看Dipper的表情,脸上仍旧是一副骄傲自满的作态。

      “快去快回。”

         耳边传来清晰的声音,Mabel低头看向光滑的地面,微微地松了一口气。

 

         “你大概是误会了什么,我从来就不需要你的帮助。”Dipper冷静地站在办公室的门口,他的眼睛里闪烁出一种意义不明的光芒。

          Mabel想拉他离开,却因听到了下一句而停住了脚步。

       “我们之间只有利益。”


5.在无数次吵架后同意不再干扰他的生活 


 ”你最好不要再来烦我,Mabel Geelful。“

         Dipper海蓝色的眼睛里满是厌恶,他不再在原地停留,捂着肩部仍然流血的伤口一瘸一拐地朝大门口走去。

       他砸了一个花瓶。对手还了他一个茶几。

       Mabel出乎意料地没有阻拦。

        她静静地站在原地,眼里却是一片死寂。

        自己干了什么?不就是不想让这个臭小子在工作之余谈恋爱影响身为一个刺客的判断力吗?

        那个姓Southwest的金发妞已经不知道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与Dipper调情了多少次,自己就是管管都捅了Dipper的火药桶?

      脑中仍然回放着几分钟前所发生过的一切事,和自己所说的一切话。Mabel百思不得其解。

      ”Dipper Geelful,我很有必要提醒你,最近你与你的客户,那个Pacifica Southwest未免交往过密了一些。“

      ”这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是这联系到了整个组织的利益。“Mabel冷冰冰地陈述着,像往常一样等待着Dipper的妥协。

       出乎意料的是,Dipper并没有答应。他站起身,语气有些阴阳怪气。

       ”恐怕这关系到的只是你自己的利益吧。“

       “你什么意思??”

       几乎是在转瞬之间,Mabel就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即便她的声音仍然冰冷而毫无起伏。现在里面多了一层质问。她弓起自己的身子,像是一只初露獠牙的母狮。只是轻巧地一点地,身姿矫健的女刺客就掠到了少年的身前。袖箭的刀尖紧紧抵着对方的咽喉。

       “尽管可以再说一次。”她的手臂有些微微颤抖。

         “哈。”Dipper的瞳孔里浮现出一抹轻蔑,他悄无声息地挪动自己的右脚,然后出其不意的一勾,便使面前虎视眈眈的人身形一歪,差点在这坚硬的木地板上滑倒。

         那把袖箭坠落到地上,发出恼人的声响。

          “你看,my sis,你如此垂青那个又矮又丑的Gideon的任务,不就是因为能够出席舞会吗?我没说错吧,每一次的刺杀目标,从那个贪恋虚荣的伯爵夫人,到最近这个刚刚娶妻的商人。我猜你每天早晨都要好好地挑选一件礼服。”

       “真是可悲,每天对别人进行数不清的说教,自己又能有多高尚。”

         然后记忆的世界戛然而止。

      Mabel低下头,她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悄声说出了那个令Dipper脚步一顿的话。

         “如你所愿,Geelful。”


6.不再关注他并习惯自己的日常


       略微泛黄的任务单交到Dipper Geelful的手里。他只大略地扫了一眼,就丝毫不感兴趣地将其扔在了一边。

       这种任务,只需要半天就可以完成,不必费多少周折。

       他已经没有见到自己的姐姐四个月了。

        这意味着距离他们彻底决裂的那一天已经有了四个月的时间。

       自从那一天起,在刺客组织里有名的天才刺客Mabel Geelful就好像销声匿迹了一般隐没在了人群之中再有没有出现。

      也不愧其当时那句【如你所愿】。

      Dipper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在意自己最讨厌的姐姐。几个月前他还恨不得与这个难缠的女人决一死战,现在却好像心里缺了一块一样。

       他甚至已经和Pacifica断绝了来往。

       虽然他承认这个漂亮的金发女孩的确是具有超人的吸引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自己一看到她就提不起兴致。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打开自己最为喜爱的书本,远眺赏心悦目的蓝色天空,内心却仍然有千万只蚂蚁在不停地爬着。

       并没有到下午。大厅里形形色色的刺客们惊讶地看着他们一向尊敬的Geelful导师一脸恼火地套上斗篷,摔门而去。

       他需要一个任务使自己冷静一下。


7.意外撞见时仍然保持冷静


         Dipper绝对不会相信与自己相处了两天的黑发少年其实是自己的姐姐。

         Mabel也绝对不会相信与自己喝了两天酒的白发老妪其实是自己的弟弟。

         直到他们共同刺杀敌人时看到对方熟悉的手法时:

         “原来是你啊!”他们都小声地惊呼。

         让Dipper不敢置信的是,Mabel的刺杀手法已经收敛了许多,不再像几年前那样追求美感和样式。而她面对自己的状态也不再总是挑衅的气息十足,而是看上去无悲无喜,成为了一个真正的毫无情绪波动的人。

      “这四个月你在执行任务?”

        “显然。”

         Mabel没有看他,只是专注地盯着前方。

         她本来就拒人以千里之外,但是至少在面对自己时露出妩媚热情的一面。

         Dipper接受了这样的心理落差,但仍是不想主动开口调和气氛。

         他有什么错?

          他们的合作从来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一边这样想着,Dipper目不转睛地盯着Mabel的侧脸。

        那是一张经过阳光的雕琢而显得格外精致和完美的作品。

        ”真美。“他在心里轻声说。


8.偶尔失误受伤


          过了十五分钟,Dipper仍然没有等到Mabel的信号。

          然后显然地,在他终于忍受不了寂静,走出隐蔽的草丛奔向与Mabel的联络点时,她看到了腿部一片血淋林的少女。

          事实上,在他离这个墙角五米远时,他就已经嗅到了浓重的血腥味。不好的预感顿时油然而生。

          而当他看见自己的姐姐正面色苍白地缩成一团时,他觉得自己的预感成真了。

          ”中弹了。”此时此刻万分狼狈的Geelful小姐无比简洁地说着,她正努力地用纱布为自己包扎。

          “你最好赶紧走。”

            “任务失败了。“

            ”他们还会追上来。“

         在Dipper的眼中,此时此刻的Mabel仍然倔强地昂着她美丽的头颅,眉毛高高的挑着。除了微笑比以往都要难看无力以外,她的那张脸仍然让他想直接揍过去。

         但是他下不了手。

          他的心里仅存的只是快要爆炸一般的担忧。还有一阵令人匪夷所思的刺痛。

          也就是这时,Dipper意识到了自己心中对于Mabel的情感。

         大胆去做吧,Dipper。他这样对自己说。

         【我们终究还是姐弟】

          其实自己从未怪过她,不是吗?总是为了自己成为一个好刺客而几经刁难的姐姐。

          那双此刻升腾起水雾的蓝眼睛。他透过它看到的是自己慌张的脸。

         ”你这个混蛋。“他骂了一句,然后不顾怀中小幅度的反抗直接将小小的少女拦腰抱起。

          ”是忘了我们还有伪装技能吗?“

         ”现在,该轮到我来说教你一番了。粗心的刺客小姐。“

       



9.世上没有一件事不可以用一个吻来解决


          他们的第一次接吻并不生涩。

          或者说,Mabel十分奇怪为什么自己的弟弟会这么熟练。

          或许跟那个Pacifica已经练习了许多遍?她晕晕乎乎地想着,腰际的绷带下是断裂一般的疼痛。但此时此刻,Dipper粗重而温暖的喘息声却使她忽略了这些。

          他们的肉体完美地贴合着,就像是一对正在热恋中的情侣。Mabel感觉自己原本一丝不挂的背部被一件温暖的大衣所覆盖,耳边尽是刺耳的音乐和玻璃摔落的声音。

          模糊得不成样子的视野里,Mabel甚至能数清Dipper脸上有多少颗雀斑。当然,她也捕捉到了五光十色的灯光。

          随后自己原本因为任务方便的盘发就被一双有力的手解了下来。长发倾泻,Mabel感觉越来越多的乱发粘腻在大汗淋漓的脸上,然后又被贴心地拂去。

       嘴唇从最初的干燥到如今竟然沾染上了点点湿润。她感觉在自己口腔里游移不定的舌头开始往更深处探去,细细舔舐着自己燥热的舌根。

       然后,缓缓交缠。

        这种感觉无疑是奇妙的。她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在这间人头攒动的酒吧里发生的小小骚乱。

       一个个持枪的警卫经过这里,然后又离开。

       他们没有发现任何一点有用的信息。

      而且他们不想在这种都是情侣的地方待下去了。


10.如果有,那就用两个


         随着一声挑衅般的轻笑,Dipper Geelful猛地睁开了他的眼睛。他只冷冷地一瞥,便迅速将右手抬起,曲指成爪,电光火石之间便捏住了撕裂空气而来的一枚钢珠。

       这钢珠仍然散发着炽热的气息,与皮肉接触的那一霎那,虽然Dipper的双手早已布满厚实的老茧,却仍然被这惊人的温度烫得微微皱眉。

       “My bro,总是在最宝贵的早晨活成一块一无是处的木头可不好。”慵懒而略带冰冷的女声响起,那是Dipper最为熟悉的声音。

     “那也比某个人隔三差五为一个懦弱的侏儒跑腿来得强。不要太骄傲了,sis。”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朝他缓步走来的少女,随性将手中匕首的方向转向了她雪白而美丽的脖颈。

        “我猜你不会那么做。”

        Mabel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她微微整好自己全新的礼服,抹胸装将她傲人的胸部衬得愈发使人心有躁动。

      “天底下所有男人都不会拒绝你,除了我。这一点你倒是失算了。”

        “.......Are you sure?"

          日光下,她微微俯身,像以前的每一天一样轻柔地含住了Dipper的嘴唇,妖艳而热烈的香水气味立刻充斥满了Dipper的鼻腔。

        他顺从地闭上了眼睛,安静地享受这一瞬间,就好像为他俩这久违的和平而感到满足。

        冰凉的小刀架在了Dipper的腰上。

        ”哈,你也失算了,bro。“

        ”让我猜猜,接下来应该是......威胁我与你一同去参加那个该死的舞会?“

       ”当然。我们之间只有利益,然后各取所需,不是吗?“

       Mabel笑颜如花,指了指自己娇艳欲滴的红唇。


-------------------------------End-------------------------------------------------------


辣鸡文笔......

感觉并没有写出想要的感觉......

一团乱orz

大概就是这对每天骨科的姐弟是如何变成现在这个相处模式的进化史。


        



       

         

       


        


       

 
评论(4)
热度(84)
© 梨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