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型思维。

子鼬❤

「米诞贺文」第一眼的光明(米英)「跑酷游戏」

这大概是米诞的深夜档!没人看但是主播我依然很兴奋!0704米诞!!我!来!了!
好久都没有发文的我,虽然已经是一只废梨了,但是身为米厨这个节日绝对不能错过!

这一篇也是游戏的设定!

是那种像Temple Run一样的那种跑酷游戏

食用愉快!
--------------------------------------------------------------


--他从苏醒起就一直存在于这个黑暗的空间,没有过去,没有身份,就这样孤单却快乐地活着。但是他有着自己的使命。因此他与众不同。

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时下最热门的跑酷游戏的主角,一个总是笑嘻嘻的阳光开朗的标准型主角。没有什么附加的属性,一般玩家玩了几天,赚够了金币就会立即奔向游戏附带的商城,购买自己喜欢的高级角色。然后这个戴着眼镜的音色清亮的少年就会被他们很快地抛弃在「已有角色」无尽的黑暗中。

但是阿尔却不是那么在意自己总是单调重复的最终归属。

比起在自己已经见过千遍万遍的游戏场景中无限地死亡与奔跑,他更喜欢舒舒服服地躺在自己该待在的地方,与玩家还未解锁的人物一起吃吃汉堡,喝喝可乐,偶尔一起探讨呆毛的重要性,日子一样过得很舒服。

当然,除了这个,阿尔弗雷德还有一个更棒的消遣,这是令其他所有的游戏角色都十分嫉妒的能力。

那就是能够看到现在正在使用你进行游戏的玩家玩游戏时的样子。

他们如何看向你的眼睛,他们如何滑动手机,他们在喝什么饮料,以及刚拿出冰箱的易拉罐上缓缓滴落的水珠。都能够被看得一清二楚。

来自现实世界的美好对于虚拟人物来说永远是那么遥远与富有魅力。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可以就这样静静看着玩家,心无旁骛,直到他点击那一方残酷的「开始」键逼迫自己只能够转过身不停地向前奔跑。

对了,是可以选择对象的。

阿尔弗雷德可没有兴趣看一个胡子拉渣的啤酒肚大叔一边唾沫飞溅一边用他污黑的手指滑动自己由数据构成的身体。

不得不说游戏的制作人为了补偿这个可怜的初始化角色也是费劲了心思,现在搞得人人都想要分一杯羹,和他一起观赏游戏外的世界。

但是这样的好事并不会降临。

制作人的技术最多也只能做到让阿尔一个人快活,然后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转述。

大部分情况下这个大男孩不会乐意分享自己的经历,因为他认为自己碰到的玩家都不怎么值得他开口,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一个男人,或者说,一个清秀的青年人,让他终于在夜晚用户关闭手机后像热情过头的火焰一样冲入了角色休息室。

那是一个夏日里令人昏昏沉沉的下午。

手机的芯片因为长时间使用而变得燥热无比。

原本冰凉的玻璃屏幕也因此变得令人不适。

阿尔弗雷德作为一个生活在游戏中的人,自然也是感受到了这一点。他将早已布满汗渍的衬衫换下,又套上一件新的,这才恋恋不舍地告别其他屏幕里几千万个不同的正在奔跑的自己,决定将自己这一天唯一的「观赏」机会赌注到面前这一台有着草绿色的手机里。

“那颜色真让人舒服。”他一边暗暗想着,一边捋了捋自己不安分发乱发,跨进了名为「无限」的色彩与光影中。

希望不要令自己失望。阿尔弗雷德扬起他往常的那个元气满满的笑容,准备迎接全新的世界。

一对虚幻的眼瞳首先映入阿尔弗雷德的眼帘,他用右手微挡太过于刺眼的光线,然后余光就扫到了那无比纯粹的一片绿湖。

比那个高级的中国角色王耀平常给大家泡的绿茶还要深邃的绿色,却又比森林的过于忧愁的绿更加明亮与温柔。

是一种无比恰到好处的颜色。无法挑剔出一点瑕疵。

然后原本妨碍视线的光亮黯淡下来。阿尔弗雷德还没有来得及赞叹面前玩家的眼睛有多么的出色,他又被青年的太过特殊的眉毛所吸引。

纯粹的沙金色短发掩映下的是让他感到莫名熟悉的粗粗的眉毛。此时正高高地弯着,彰显其主人愉悦的心情。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

阿尔呆呆地盯着青年,脑中一片空白。甚至忘了在系统为他录制的音频响起时动一动口型。直到耳边的游戏音乐响起,他才缓过神来,冲着这虚幻的脸露出一个豪爽的笑容。

“他大概只会以为这是普通的游戏卡顿吧。”阿尔弗雷德这样侥幸地想着。下一秒,他却睁大了眼睛。

那一刻,他由代码构成的怦怦跳动的心脏竟被这个淡淡的笑容尽数填满。

是的,这个玩家也冲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微笑。他的脸庞融化在这个笑容里,就像美丽的湖泊开始泛起涟漪。明明是极浅地一勾,阿尔弗雷德却十分确信自己一定到了天堂,看到了那洁白无瑕、带领自己走向永恒的六翼天使。

“真美。”他暗自想着,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又不可控制地僵了僵。

“系统一定会把我现在烧红的脸完全恢复正常的。”他又是这样侥幸地思考。只希望面前之人快些按下Play键。

-------------------------------------------------------------

“然后呢?”沙发上慵懒坐着的金发男人用他那双勾人的紫色眼睛盯着阿尔弗雷德。

“我就开始奔跑。”阿尔弗雷德老实地点了点头,现在的他仍然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

“他的手指冰凉极了,控制着我灵敏地左转-右转-跳跃和下铲,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精湛的技术。也从来没有感受过这么温柔的触碰。”

“你知道吗?弗朗西斯?就好像他轻柔地揽着我的腰一样。我甚至不要用太大的力气,身子就漂浮在空中,只需要轻轻地一点地,就能够完成平常我需要自己加一把劲的动作。”

“可是小阿尔你最后还是死亡了。这是无法避免的命运。就算我有着花金币就可以续命一千米的buff,这仍然是绝对会发生的事。”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懒懒地说着,犹如一只来自法国贵族的猫咪,但是他的眼里却充斥着一缕兴味。

“没错。尽管我觉得我可能就会永远被这股力量怀抱着前进。可是我与他的联系似乎被一只手给切断了。”

“然后我就直直地撞上了那片火苗。”阿尔弗雷德挠挠脑袋,不好意思地说着。游戏角色不会感到痛苦,但他却因为离开了这个令自己惊艳的玩家而感到遗憾。

弗朗西斯直起了身子,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说实在的。”

“你现在这个样子真像是陷入了恋爱。”

“Wtf?”阿尔弗雷德差点没把杯里的牛奶全都吐了出来。

“你知道的弗朗西斯,我们只可能有「好感」,系统可没有说过会给我们设置像人类一样的「爱」的设定。”他略带不满地说着,好像在批评面前好友的错误。



“这可不一定。”

随着阿尔弗雷德起身前去休息,弗朗西斯缓缓地扬起了一丝笑容,他看向休息室的四面墙上整整齐齐地印着五六张官方关于「开发新角色」的海报。

沙金色的短发,翡翠绿的眼睛。和某个人的描述如出一辙。

--------------------------------------------------------------

“这绝对!不是!一个!bug!亚蒂!”有着一头张扬金发的青年一边愤恨地咬着罐装可乐的吸管,一边从牙缝中挤出恼羞成怒的声音。他紧紧地盯着恋人手里的手机。屏幕上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角色正顿在那里,脸颊上的迷之红晕任谁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至于来源嘛,现实生活中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自然是清楚得很。自然是自己那个缺心眼的伴侣给自己演示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然后被里面的角色迷住最后还给了人家一个迷死人的微笑的过程。

喔。亚瑟·柯克兰在面对自己时可从来没有露出过这么可爱的笑容。他这么想着,右手握紧了手中的易拉罐,发出“咔-咔”的声响。

“这个阿尔比你可爱多了。”

青年温和地说着,那双湖绿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温柔。他转过脸,冲阿尔弗雷德投递出一个友善的表情。当然,也充斥着一股埋怨的味道。

阿尔弗雷德瞬间就被这句话给噎住了。他气哼哼地转过脸,心里却在仔细地回想着平时自己的一言一行。

“傻瓜。你一直都很优秀。”

一个短暂的湿滑的吻落在自己的脸颊,亚瑟捧起阿尔弗雷德的脸,轻声地附耳说道。

话音刚落,脸上还留着温软触感的阿尔顿时像番茄一样整个人都涨红了。他不好意思地丢掉可乐,又揽过身边瘦削的青年。

“这个生日礼物,我很喜欢。”

“要是他不总是用那种和你一样的眼神看我就行了。对吗?”

“这个其实也无所谓⋯⋯”被拆穿了的阿尔眼神闪烁,颇有些委屈的神色。谁会喜欢自己的恋人被另一个自己天天偷窥呢?

“你看⋯⋯”

亚瑟将手指微附在阿尔弗雷德的嘴唇示意他噤声,笑吟吟地将那只草绿色的手机递给了他。

屏幕上,新角色三个大字被标注成美丽的绿色。其下那个略为瘦小的少年用如出一辙的目光注视着海蓝色的眼瞳。

那一个人好像滞住了,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屏幕之外的阿尔弗雷德,不知在想一些什么。

故事,仍在继续。

------------------------FIN------------------------



 
评论(3)
热度(11)
© 梨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