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型思维。

子鼬❤

双pacifica -傲慢与偏见(未完成的坑,仅堆放)

我最近都在写什么乱七八糟的邪教!!

两位女孩子的相遇!

关于原作pacifica的说话习惯。我私设对同龄人大姐头,对长者或者自己喜欢尊敬的人会很严肃的感觉

ooc产物慎入
--------------------------------------------------------


我在一家价格低廉的快餐店见到她。这个女孩略显踌躇地站在收银台的不远处,背影空洞而迷茫。她的耳畔是看起来十分名贵的蓝宝石,尽管没有见到女孩的正脸,我觉得这一定与她的瞳色相配。


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那金黄如瀑的马尾,毛绒绒的呢子外套和时尚鲜艳的长靴。一缕莫名其妙的思绪就这样从我的脑海里钻了出来。


没错,那正是我想要的生活。


----------------------------------------------------------

Pacifica Nouthwest最终还是在帮助她的好心人对面坐了下来。她的手里拿着被塞得满满当当的餐盘。内馅丰富的三明治和热乎乎的巧克力让饿了一天的女孩眼睛发直。


在被勒令健康饮食前,这些都是她的最爱。Pacifica不敢相信世上竟有这么懂自己的人,心里对于那个好心的金发姑娘又生出了一丝好感。


抓起马克杯轻啄了一口后,Pacifica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那位身形与自己差不多的女孩。她同样有海蓝色的眼睛和黄得像刚收获的芒果一样的发色,如果不是她过于“寒酸”的服饰,Pacifica会觉得这个人就是自己的镜子。


“喂,你。”习惯性的发言,Pacifica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更何况这声招呼是在她调整了四次喉咙里的音调后才发出的最圆滑悦耳的声音。


可是显然那位把半张脸都塞在厚重围巾里的女孩被吓到了。她的脸红了起来,略显软糯的声音从针织品后传出来。


“怎……怎么了吗?”她将围巾又往上提了提,语调里并不像是过于羞涩。


“没什么。”Pacifica收回目光,哽在喉咙口的感谢被她咽了回去。她一想到对方的接济绝对是因为看出来自己身无分文,就羞于开口说出自己本该说的话。


她重新低下头,无比别扭地吃起了平民的食物。


“那个……我能说一句吗?”


“嗯?”Pacifica低头专注地咬着自己的三明治。上面星星点点的白芝麻时常被抖落下来。她嫌恶地擦了擦手。


“你是我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姐妹吗?”


“……???”




当Pacifica看到对面女孩的整张脸颊时,她彻底头疼了起来。自己的父母从未和自己说过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那张如出一辙的脸和身材,若不是本人提出质疑,Pacifica会觉得自己已经精神分裂。


不过她转念一想又奇怪地释然了起来。这一天她碰到的事加起来已经足够怪异了。从早上在空荡荡的大街上醒来,到身穿正常服装的Gideon对自己亲昵地打着招呼,甚至自己最熟悉的Pines双子堂而皇之地办起了演出,海报贴得到处都是。总结下来,现在出现一个双胞胎妹妹也不是太难理解。


于是Pacifica鼓起了勇气:“你的名字是什么?”


“Pacifica!”对面的女生已经褪下了围巾。她红扑扑的脸上露出像Mabel Pines一样的甜美笑容,一时间让Pacifica摸不着头脑。


“什么意思?”她莫名其妙,然后下一秒就明白了过来。


“你的名字也是Pacifica?”


“也?”


“……就跟你想的一样。”


另一个所谓的「Pacifica」瘪下气来。


“真糟糕。重名的话就绝对不可能是双胞胎了。”


也就是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Pacifica突然就想到了什么。她的眼睛垂下来,心里漫无边际地想着:唉,那个人,就算名字一样,也根本就不是什么真正的Pacifica。大概就是一个冒牌货罢了。



-暂时end-

在备忘录最近删除里发现的。说是「最近」删除其实已经三四个月前的文稿了。突发奇想地恢复了以后稍加润色就发了上来……就是心痒想发……也不知道会不会填……填的话有可能长有可能短。
手头还有其他圈的文要写www最近的心思除了学习就是那文蛤蛤蛤因为完全卡住瓶颈了

最后想了想加一句,抱歉占tag(因为字数真的很少……)

 
评论(3)
热度(11)
© 梨梓 | Powered by LOFTER